袭古创今
中国当代艺术传承创新系列纪录片
2019-06-05 14:46:17

王阔海 : 承古开今 再现古韵


【袭古创今——画家王阔海王阔海:1952年生于山东,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得到何海霞、黄胄、刘大为等艺术名师的亲授指导,现为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汉画艺术研究院院长。

 

3.jpg

 

 

 《土枪土炮》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凉山托子》获世界华人书画大奖赛银奖;《神剑之魂》获全军八一新作奖;《同路》获庆祝建军75周年全军画展铜奖;《罗瑞聊大将》获“庆祝建军80周年”全国大展银奖。曾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绘制历史战争题材的巨作《岳飞抗金图》、《成吉思汗西征》。

王阔海 (3).jpg

 中国历代艺术大师积累了非常丰富经典的笔墨技法、审美境界、艺术思想,他们传承下来的经典,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中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当代艺术家不继承的创新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就得不到大众和学术界的认可。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传统文化才是优秀的、值得借鉴吸收的优秀艺术呢?中国当代新汉画开拓者王阔海先生认为:“首先当代的艺术家必须要继承历代艺术大师形成的高贵品质、修炼的思想品德、提炼的艺术品味,这是一个当代艺术家穷其一生的学习、积累的过程,比如写书法,真、草、篆、隶、行,各家各派,都要系统学习,慢慢的体会古人的精神境界在哪里?品味在哪里?人文境界在哪里?这些品质、品德、品味是精神层面,是一个艺术家追求的最终归宿”。一个当代的艺术家不能理解文气是什么?空灵是什么?自在是什么?就很难望天地而静思,读古人而神往,只有达到了这个层面才可以谈创新,创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循环往复,不断更替,过去之新乃今日之旧,今日之新乃未来之旧,不断延续,不断发展,当代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必须符合时代“既好又新”的精神,这也是当代艺术审美价值的判断标准,“好”就是传统艺术大师为我们传承下来优秀品质、品德、品味的标尺,就是习主席说的高品位,“新”就是“高峰”,就是习主席说“文艺要从高原走向高峰”的艺术格调、艺术境界,作为我们当代艺术家应该殚精竭虑的向高峰迈进,不管是过去的历朝历代,还是当代,都应该有大师出现,任何一个时代,都应该有属于自己时代的高峰,对此,我们应该抱有期待。

 

6.jpg


7.jpg

 

 

 当代新汉画艺术的开创者王阔海先生从油画开始进入艺术之路,转学中国画、落脚中国画,并成为当代中国画新汉画的领军人物,先生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与他经年累月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密不可分,尤其哲学“对立与统一”的辩证思想对先生的启发至关重要,因为,中国画无不讲究离“对立”关系,黑与白对立,点线面对立等,传统绘画的浓、淡、焦、干、湿的笔墨变化运用到解决“对立”的关系,如何把零碎的线条组合、黑白的关系对比、笔墨干湿的变化、色彩的搭配有机协调的统一在一个画面里?就必须解决这些“对立”的矛盾关系,否则,作品很难有旋律感、节奏感,就不可能创作出高质量的绘画作品。王阔海先生把中国感悟性的哲学与西方理性思辨的哲学协调统一,比如几千年前的儒道思想,在没有任何的科学记录,仅凭借感悟,就能形成独立的思想体系,这些体系都是高层审美境界的阐述,历代名家名作所追求的一个至高的境界,无不是这种思想的体现。观王阔海先生的绘画作品,总会让我们读到当代笔墨绘画的东方神秘与深邃,这些特质得益于先生把审美哲学思想始终贯彻在创作中,留给观众无限的遐想和想象的空间,溢于言表的韵味让观众流连忘返,在浮躁的当代,艺术家要静下心去修炼,拿起毛笔能脱俗,放下毛笔可入俗,不断吸收传统文化,滋养艺术家的心灵,提高绘画的艺术境界,先生内敛的心性不断修炼并体现在绘画创作中,笔由心生,在先生的作品中,总能带有东方含蓄与自然的内心表露,这种自然而然的表现手法如同名山大川一样,自然天成的雄伟、壮观,大美而无需多言。


4.jpg

 

5.jpg

 

 

 汉画像、汉画砖是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组成部分,老祖宗把艺术符号轮廓雕在石头上,用凿子刻出来,刀砍斧琢,日月洗礼,历经沧桑岁月而璀璨夺目,博大精深、高古典雅。王阔海先生作品能够形成新汉画学术面貌而独领风骚,一方面得益于学院派历练的传统笔墨造型及系统详实的理论基础,先生1987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师从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先生,从结构素描,调子素描,到陪伴终生的速写,练就了过硬的造型基本功,通过研究西方画油方法,进行中国画的探索,尤其在如痴如醉的新汉画追求中,先生对古石刻形态、青铜器造型的心追手摩,几近痴迷,如何用水墨手法表现汉画砖、汉画像形态?先生吸收传统剪纸、皮影、唐三彩、浮雕等姊妹艺术源泉,从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挖掘中国的传统文化,结合西方油画的表现方法,以线为主,结构变化,线面结合, 塑造形体等要素进行深入摸索,继而从传统入手,在扎实的笔墨运用的基础上,充分发挥笔墨的浓、淡、干、湿、焦的变化,从古典主义来吸收艺术滋养,通过对汉画砖、汉画像的借鉴,转化成水墨的形式,打开一扇中国画别具面貌的窗户,建构一幅幅画面生动、技法娴熟的新汉画。

 

1.jpg


2.jpg

 

 通过欣赏王阔海先生新汉画的创作,读到高古淡雅谈画面气息,潇洒俊逸的用笔用墨,把传统的没骨人物画法往前推了一大步,先生在千百次的笔墨锤炼中发现,仅仅用传统的勾线和填色,不能贴近古老的汉画石刻那种神韵,如何达到拓片那种面的感觉?先生在解决结构线方面,采用制印的方法,以面为主,把黑线变成白线作为辅助,这与中国传统的没骨画的表现形式有异曲同工之妙,远看像古代汉画的拓片,近看像一个飞动的,灵动的笔墨。汉画像的拓片制作过程中,先用墨涂在石头上,再用宣纸铺上,用棉花制成的手垫在宣纸上,反复锤炼,之后,宣纸上有一种斑驳陆离的感觉,但是没有墨韵,没有浓淡变化,先生通过扎实的笔墨技巧把纸性,墨性,笔性有机结合,把宣纸“洇”这个特质发挥到极致,让传统笔墨的玄妙充分发挥,先生新汉画的艺术表现形式不仅是当代中国绘画艺术的符号,也为中国传统绘画“没骨画法”增添了一项新的表现的可能性,为中国画的创新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袭古创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