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古创今
中国当代艺术传承创新系列纪录片
2019-01-25 14:14:30

杨雍 : 以绘事为天职 视书法如生命


 【袭古创今——书法家杨雍杨雍:中国金融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金融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11.jpg


 杨雍先生能书,擅画,早年也治印,偶有诗作。自幼好古,对古文字情有独钟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或许是因为祖上基因,他的祖父和他的外公都写得一手好颜体字,幼小时更是深受父亲影响酷爱绘画。他的外公解放前曾在天津文华斋经营南纸店和字画文玩,解放后回归故里,携归大量字画精品。随后艺如粪土,则分散给亲戚故旧聊慰宽心。他外公因病仙逝后,他母亲接外祖母到家长住时带去不少字画,可惜到上世纪60年代时损失殆尽。杨雍的书画天赋可说是无师自通,自四岁识字七岁上小学开始就涂鸦墨笔字,并且无人督促,偶然在残书故纸中觅得几个篆字就欣喜若狂,立刻摹抄在小笔记本中积累起来。因此,他在正式接触书法训练时,能够在不太长的时间内进入书写状态。


22.jpg


 杨雍的书法,初学是从柳公权开始,后又改学颜真卿,从《颜氏家庙》到《麻姑仙坛》最后定格在《自书告身》,同时对《自书告身》笔法、结构进行了认真梳理,并在后来授徒过程中归纳出二十条颜体笔法和结字特征,并从中选编出二三十付集字对联。他喜欢颜真卿堂堂正正的君子风骨,喜欢颜真卿书法雍容敦厚的大唐气度。因此,他的书学主攻方向始终没有离开颜字体系,崇尚苏东坡、翁同龢,又迷恋于米元章、何绍基并于此曾下过抽筋拔骨之功。在打下坚实基础之后,其间又遍临百家并对《集王圣教序》和《兰亭序》进行过集中研习,更对汉碑下过苦功,曾选临过汉碑十六种之多,以《衡方碑》和《西狭颂》临习最多,至今又有意于《张迁碑》并在授徒过程中进行了深入研究。但是自谦用功不足,从不曾以隶书示人。杨雍对于草书最钦佩和仰慕傅青主傅山,但又自知缺乏傅山气度,未敢问鼎。早先对贺知章、黄庭坚草书也有过涉猎,而对怀素最加推崇备至、但最后驻足在祝枝山大草中朝夕揣摩,在祝氏书法中非常享受那种带有提按节奏的书写快感,有所失有所得。


66.jpg


 但杨雍的书法成就主要还在行书方面,已独具自家面貌。他的行书很“耐读”:功力相成,意法相生,以劲力含忍为核,以雍容丰腴见长,或含蓄或爽朗,高怀淡泊。他写字总在一种从容不迫的状态下进行,沉着果敢;沉着而不板滞,果敢而不轻浮,率意而随性,凝练而持重。他常说:书法本身是有性情的,你热爱她,她就有温度,你疏远她她就鄙视你。他对曾国藩“悟作书之道亦须有惊心动魄之处,乃能渐入正果,若一味向灵妙处着意,终不免描头画角伎俩”的观点最为折服,并以康有为所说“作书须笔墨雍容,以安静简穆为上,沉雄雅健次之,若有意做气势,便是戗夫”为作书箴言。他对书法的敬畏和热爱是以一种宗教意识即以“书教”来对待的,他说:书法得道的奥秘一半来自对书教的虔诚,书法就是一种信仰;书法是寂寞之道、求索之道、修养之道,更是承载之道、信仰之道。


44.jpg


 他认为他的绘画得益于他所信仰的书法,书法和绘画是种因果关系;自称没有他的书法就没有他的绘画。所以他在自己的生活信条中有“以绘事为天职,视书法如生命”的警语,无疑,书画就是他的生活方式。他将以他的书法全力以赴为绘画为之奋斗。杨雍的绘画正是由于他对书法的信仰和锤炼,致使他的国画创作无时无处不透露着书法书写气质带入画面的那种骨力文采,因此他的花鸟画笔墨清新磊落、山水画丘壑浑然峻健,这正是“以书入画”所使然。当他进行创作书写时,无论是书法也无论是国画完全进入那种超然状态,先不急于上手,审视片刻,然后下笔手不停挥,让你体会到一种书写的从容,是那么的得心应手。他国画的创作源泉首先精诚于心然后应用于写。他认为一个人的作品就是这个人的生命的再现和生命延续,必须认真对待,善待作品就是善待生命;反之,什么样的作品就反映什么样的生命状态,书写就是生命的体验。


55.jpg


 杨雍对于“以书入画”有过专文论述,自从文人画讲究笔墨之后,继由元代赵孟頫倡导以书入画以来,给文人画带来了新的生机,尤以文人士夫画梅兰竹菊等等包括山水泉石,几乎都是以书法用笔和书写状态作画。国画的博大精深即在于笔墨,而笔墨又必依赖于书写性的即兴抒发,因此,书写便是笔墨的不二支柱。杨雍作画正是遵循着这种即兴性、表现性、抒发性进行创作的,无疑,这是以传统为本,以书法为用的正统之路。因此,杨雍先生的画作始终有着积极、昂扬、向上的正大气象。书写性是文人画画法与画家画画法的分野,文人画法贵在书写用笔,首言笔墨,次言意境;画家画则不择笔法,权在意境,忽略笔墨。


33.jpg



 我们看杨雍画梅画竹,有春雨萧散,凝重洗练之气。皆一笔笔写出,或繁或简清新磊落,笔笔相生笔笔相应:妙在不即不离所在,存心有意无意之间。他松竹梅私塾董寿平先生,景仰先生脱俗凌古的笔致,仰视先生豪放高远的胸怀;尝言:我视先生为恩师,慧我无尽矣。杨雍对于山水更是魂牵梦绕,梦向山川,勃然不禁。他的山水初由龚贤入手,继而参考渐江、广临石涛;近世又师法陆俨少先生,尤其擅画横幅全景大山之作,不惧巨幛;佳山好水满纸云烟,在以书入画的理念下矻矻以求,已渐渐开辟出杨家风水的新天地。



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袭古创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