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古创今
中国当代艺术传承创新系列纪录片
2019-01-25 14:15:31

师恩钊 : 新北派山水的开拓者


 【袭古创今——画家师恩钊师恩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派山水艺术中心主任、中国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清华美院高研班导师、解放军艺术学院艺术系特聘教授、中国美协培训中心高研班导师。


 著名山水画家师恩钊先生对大山川,有着深厚的感情,20多年以前,先生就对北派山水画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此,经常一个人去大山里写生、采风,去过很多的名山大川,以北方的居多,由于对大山的喜爱,所以其作品里,比较喜欢表现北方山水所具有的雄伟气势,北派山水画气象萧疏,烟林清旷,墨法精微,石体坚凝画面,这种雄强的风格与师恩钊先生内心对艺术的认知互为一体,先生的作品面貌个性鲜明、突出,在书画界竖起了一面“新北派山水”的旗帜,因此,不管在画展,还是在各种学术交流活动中,先生总滔滔不绝的传递自己对“北派山水”的理解。


1.jpg


 多年笔耕不辍地研究中国艺术期间,发现:“北派山水”画派有300多年辉煌的历程,但是,在元、明、清三个历史时期,逐渐被冷落了、边缘化了。五代时期,荆浩在太行山隐居了十几年,用硬性的"钉头皴""雨点皴""条子皴"描绘北方石质坚凝的山体,以表现北方山石雄伟峻厚,形成独具特色的个人面貌,同时,在《笔法记》里,阐述了“北派山水”理念、风格特点及对于艺术的认识,它成为了“北派山水”的理论基础,后来,关仝、李成、范宽,再往后是郭熙、王希孟等一些画家在荆浩的基础上,艺术特点各具面貌,成蓬勃发展之势,历经几百年繁荣发展,影响巨大,成为众多画派中最主要的流派,后来,由于宋史南迁,艺术的中心随着政治的中心从北方移到了南方,南派山水、文人画派等各种门派的逐渐兴盛,同时,由于南、北绘画的艺术主张不同,如明代董其昌《南北宗》褒扬“南宗”贬抑“北宗”标榜士气排斥职业行家,导致“北派山水”被冷落,直到近现代,“北派山水”画派才被重新发掘,把“北派山水”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当做山水画的宗师,当代,如范宽的《溪山行旅图》一座特别大的高山,山下的人物、小马车像小蚂蚁那么小,注重刻画人在洪荒宇宙里的渺小,表现自然界的雄浑壮观,这一类的作品成为当代艺术院校临摹的重点。


2.jpg


 “北派山水”主要特点:首先,大山、大水全景式的构图,其次,画面中都是要树立一座山峰主体,在传世作品的画面中都可以看到一座主峰在中间,其气势雄浑险峻、势大力沉,其它的风景都是为这个主体来服务,画面追求的是雄浑博大、壮美正大的气象,它所要表现的是大自然中的浑厚、雄浑壮阔的这种理念,这和中国古人、文人追求大道、天人合一是相吻合的,所以它和南方山水秀润的风格及后来文人画的风格是相对的,文人画是自我关照,主要以自然景观来表现自我,重点是表达自己的精神情操,北派山水则表现自然的壮美。


3.jpg


 “北派山水”一直延续到今天,再把它提出来,师恩钊先生认为与我们这个时代的需求相关,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整个中国的面貌欣欣向荣,百花齐放,习主席提出的中华民族文化复兴,文化复兴一定要有时代精神,艺术家应该创作出与时俱进的艺术、有时代感的艺术,笔墨要当随时代,各种题材的作品跟随时代的脚步,用比较强势的绘画作品与这个时代贴切、契合,“书画为时而作”衡量一个时代的书画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创作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是当代书画艺术家的追求和最终目标,师恩钊先生新“北派山水”面貌的出现,即符合大众的审美需要,又与当今时代要求紧密相连,画面内容即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的艺术性、观赏性,又富有有生动的创造力、感染力,作品即向社会传播了正能量,又被大众接受、喜爱。


5.jpg


 文人画就是意向画,强调笔墨,通过笔墨追求一个特殊意境,描绘画家自我感受,表现画家自我内心情感,如一笔里面出现墨色的变化,来表现他自己的文人雅趣,“北派山水”以描绘自然为主,追求自然世界客观存在,如荆浩《笔法记》中有对笔墨的阐述:“用笔要如飞、如动”,就是笔要随着各种物象用墨色的浓淡灵活的把它表现出来,读师恩钊先生的作品,可以明显感受到历代“北派山水”论述中来的描述,如“北派山水”讲究用笔灵活,师恩钊先生的山水作品里,笔墨的“变化”贯彻始终,这一部分和那一部分,从造型上从不雷同,从用笔和用墨上来讲,这块重、那块淡、这块干、那块湿、这块线条为主、那块大块墨为主,必修有很多变化,这些变化正是先生艺术创作的追求,这个艺术追求借鉴了“北派山水”老祖宗创作的理念和心得,更得益于自己写生和创作的总结,在给学生讲课时,先生说:“就笔墨而论,一个字是‘变’,两个字是‘变化’,三个字是‘求变化’。


6.jpg


 中国画和世界上其它任何画种相比,辨识度很高,一眼就能看出来,如何继承优秀的传统绘画呢?“新北派山水”在传承传统的画理、画论基础上,不能全盘拿来,不要完全落入古人窠臼,要借鉴吸收,兼容并蓄,传统的“北派山水”画面用小笔一点一点把它积出来,画的很精心柔和,画面比较细腻,表现的内容丰富,表现的形式相对程式化,缺乏变化,基本上是以积墨为主。外表文弱的师恩钊先生热烈的内心深处往往表现在作品中,追求豪放,甚至于不羁,他在坚守积墨的基础上,把这豪放、酣畅淋漓的笔墨和具体的山石结合起来,让它变化多端,泼墨和破墨交相辉映,整体墨色协调统一,但是,又不失灵动;把墨的干、湿、浓、淡、焦的变化和线条结合一起,用泼墨的方法表现云的空灵缥缈,西画的色彩技法烘托山势险峻磅礴,描绘北方山川的气势雄浑,给人一种巍峨壮观、万里江山的画面。美术、理论界专家学者共同的看法:“远看有其势,近看有其质”。师恩钊先生作品中的每一座山石结构,皴擦点染的技法,在传统山水里面能够找到,但是一看整体的墨色,灵动的变化又是一种全新的面貌。


7.jpg


 几十年来,由于对名山大川的钟情,师恩钊先生坚持写生,感受自然的空灵幽静,写生一般找山石轮廓比较清晰的地方,每有山石特点突出,便如获至宝,无论如何也要把它记录下来,但是,先生不赞成把自然的东西完全描摹下来,先生讲究散点透视、焦点透视法共用互补,边走边看,步移形随,做到胸中丘壑,而不是相机拍摄下来某一个具体的景物,迅速认为:摄影对这个绘画有帮助,但,不能模拟照片,否则就不是艺术,师恩钊先生提倡“新北派山水画”和历史上的“北派山水画”有很明显的区别,师恩钊先生吸收摄影、网络、媒体等现代媒介表现的效果,加上长年累月系统的写生,把这些素材融合传统的表现手法里,从而让“新北派山水”形成一种崭新的面貌,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当然,“新北派山水”不只是某一种风格,“新北派山水”面貌、表现手法多种多样,在新的时代中,应当受到重视,应该发扬光大,应该有很多的艺术家、很多媒体、很多评论家都参与到探讨“新北派山水”这门艺术当中,创作出符合时代的“新北派山水”精品力作。


4.jpg


 年轻时,师恩钊先生注重表现自我个性,现在,更多的考虑怎么样用笔墨来表现自然,用丰富的笔墨把大自然的雄伟壮观表现出来成为其艺术追求,师恩钊先生是“新北派山水”理念的倡导者,也是创作“新北派山水”作品的践行者、领导者,先生的“新北派山水”气势雄浑,自成一家,长期以来得到了书画艺术界、评论界及社会各大收藏机构的认可和肯定,他的作品不仅是他自己及其门生的精神享受,更是文化艺术界的宝贵财富,他的作品让笔墨回归丘壑,不仅为祖国大好河山立传树碑,而且为中国美术史留下较强的理论依据,先生筹建“新北派山水”基础队伍和“新北派山水”工作室,在“新北派山水”的队伍中,选拔人品和、画品优的艺术家担任导师教学,这些艺术家投入到创作“新北派山水”队伍中,热情高涨,激情澎湃,“画出‘新北派山水’的风格,创作出精品,让‘新北派山水’响彻大江南北,”是他们努力的方向和坚定地目标。艺术界、理论界每提起“新北派山水”,必定与师恩钊先生联系在一起,这也成了师恩钊的符号,在“新北派山水”的大旗下,先生也深感历史的责任、历史的使命,七十多岁的师恩钊先生,每天笔耕不辍,醉心翰墨,倾情“新北方山水”,废寝忘食挥洒笔墨,为艺术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他觉得很满足,也很幸福。



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袭古创今